设为首页加入收藏
文章详情
 
文章搜索
 
 
知青记忆十八: 英雄救美
作者:吴建南    发布于:2018-09-18 10:11:33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     第二天一早,我来到西路村的下伸店先了解一下情况。

     那个时代每个大队如有什么新闻,你只要到下伸店一问就一定知道。因为村民都要去买东西,谁家有事就会在那里会聚,传播。比如某某家来了城里的亲眷,还带来了三包前门牌香烟,某某家的猪养了十三只小猪。某某家的老母鸡被黄鼠狼偷走了,等等。所以那里就成了大队的新闻中心。

     什么叫"下伸店"?文革时期物资实行统购统销,由于各村离公社镇上的商店较远,村民购物不方便,于是镇上的供销社就在各大队设一个便民商店,代售供销社管制的商品,如火油,火柴,酒,烟,糖等物品,作为供销社的延伸商店,故名"下伸店"。店内有一至二个营业员,都是大队书记的亲戚才有资格担任,便于书记,大队长等地方领导购买群众无法购买到的计划商品。

     西路村"下伸店"负责人阿旺叔与我熟识,因为他儿子生病住院得到我做医生的父亲关照。阿旺叔见我进店,立即把我拉到小店的后院,对我说:"村上人讲,你和冬妹谈恋爱,勾引她天天晚上去你处,她父母阻止不住,现在已把她关在后院的柴房里了,不让她出来。我去看过,确实如比。这个时候你不要到我村上来,对你不利。趁现在村上人少,你赶快走吧,免得又生他事"。听了这番话,我很是吃惊,简直不相位自已的耳朵。

     我诚恳地把与冬妹有限的交往讲给阿旺叔听,并说,我最近十天都在外做裁缝,是昨夜刚到家。听骨队长老婆讲,冬妹天天晚上过来看我,估计她有什么事找我,才过来的。我求阿旺叔陪我去冬妹家看看。

     阿旺叔说"你这不是无事寻事吗?何必呢?

     我说:"我和冬妹干干净净,光明正大,冬妹因到我村去被关在柴房里,我不去看她像话吗,如我有意躲避,傍人还真以为我们有什么过错。所以这种时刻我更应该去看她,否则还像男子汉吗"

      阿旺叔没法,只得陪我去冬妹家。到门口,他进去把冬妹的父母叫出来。我很有礼貌地叫声:"叔叔,阿姨,早上好"

      哪知话音刚落,冬妹的父亲就板着脸训斥我:"你一个知青到农村来是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,不是叫你来勾引我女儿的,我们与你村生死不相往来,你个龟孙子快点滚远点,还有脸孔上我家"

      听这话,我强压心中怒火,装出笑脸说:"叔叔,阿姨,你们不要说得这么难听,我和冬妹仅是青年人之间的平常交往,如有哪些地方做得不对,还请你们指正。但你们不能违反国家的法律,把人关起来,限止人身自由。"停了停我又说:"你叫我滚,我不会滚,这个动作没学过,请你做个示范动作,我今天来只是要与冬妹见个面,讲上一句话就走,决不会来麻烦你们的"

      我的话把这个40多岁的汉子气得脸色都变了,说:"再在这里放屁,当心我把你狗牙打下来"。我想,打我?我就会怕你?要怕也不上你门了。我说:"你这人怎么这样蛮不讲理呢,有话说话,毛主席说要文斗不要武斗,怎么不让人说话就要打人呢"

      这时双方的斗嘴声已吸引了不少的村民来围观,其中也有我平时认识的。我抱拳鞠躬向村民说:"素知你们村重义气,讲交情,俗话说来者是客,我和冬妹光明磊落,平常往来。得知她父母无故将冬妹关起来,特地上门看她,我作为他的客人,理应让我进门喝口水,而他开口骂我,我一不偷二不抢,何故如比刁难于我呢"

     冬妹父亲说:"我家的事用不到你来说三道四,你快滚,再在这里老三老四,小心你牙齿掉了""我是来给你讲理的"我说"也不是被你吓大的"

      话音刚落,我的嘴上就被他重重打了一记。我说"你还真打人""我就要打你这龟孙子"冬妹爸说完随手拿起门口的毛竹扁担往我脚部打来。我猛力往上一跳让过,退后三步,见他抽回篇担又往我腰部打来,我来了个乌龟伏土之术,两手前伸倒地,避过扁担,接着翻身,面孔朝上,一个鲤鱼跃起,至其背后,以鲁智深柳园拔树势应对,说声"打得好"!故意逗他。冬妹父亲见二次打空,回身举起扁担向我头顶劈来。

     我想,你也太狠了,上,中,下三路尽要置我于死地,我已让你二招,一二不过三,不给你点苦头吃吃,还不认识我穷小子。见他冲到我身前,我身往左偏,使其扑空,随即伸出右脚使绊,说时迟那时快,见他胸部已过,背部暴露在我右边,我突然发力用右肘骨尖,朝他后腰上狠狠一击,只听得"啊育,咚"一身,他已是笨猪啃泥,面朝下背朝上倒在地上,动弹不得,头刚好撞在门外水缸上,故有""一声响,红血立刻冒出来了。

     不学功夫的人不知,人有二处最硬,亦是最有力之处,一是双臂肘关节弯曲的骨尖,二是脚抬起向里弯的膝盖骨。骨尖专用于顶,击,对方胸部和背部。膝盖骨专门用撞击对方胃部,和肾部。用时要借对方冲击之力,而后自已突然发力,中其要害。这种情况下最能致对方重伤,而且皮肤表皮不会见血,直接伤害的是人内脏器官,实属狠招。

      因对方是冬妹父亲的原故,我只是借其之力,不敢发力,只是稍稍用力。这样他也受不了,估计十五天之内不得下床,只能卧床休息了。

      冬妹妈见状急冲过去搀他起来,哪里搀扶起得来。我对围观之人说:"他只顾要打我,不小心摔了一跤,以后不要只顾打人,还要注意脚下才是"

     话音刚落,只见一位三十余岁的强汉,手握铁锹朝我横向打来。见状,我转身急让,心想:这不合规矩啊,姓名也不通报一声就来帮凶。

     他见扫空,又转身朝我腰部横扫过来。我冷笑一声,随即右向转身到其侧面,使出吕洞宾剑指河西之术,用右拳击其左侧胫部,只见他原地转了二圈方才立停,又用铁锹来铲我头部,见状,我急从右边闪过,见他人已至我身后,于是我来个张阁老倒骑毛驴之术,双于撑地,双脚向后,发力蹬击其后背,他一个踉跄向前跑了五六步方才用铁锹撑住身体。我双脚收缩跃起,见其仍未倒下,于是三二步窜到其面前,用关雲长刀劈文丑之术,左脚在后,右脚在前,运气发力于手掌,喊声"",斜劈其左胫部动脉处,只见他声音都没发一声,就应手倒地,口吐白沫,面色惨白,煞是吓人。见状,我后退三步,摆出愚公抱山之势,怒说:"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,我逼无奈,正当防卫,伤了白伤,死了白死,有谁不服贴的请上前领敎"。直让围欢的的人瞪了眼眨不得,张了口合不上。这些村民哪见过正功夫?个个胆寒,且我有理有节,众人心里自然个个明白。只是急煞了傍边的阿旺叔,生怕事情闹大,又引出两村血拼,不好收拾。赶快出来劝阻:"贤姪息怒,贤姪息怒,有话好说,好说"。于是我收起架势立停,说"我以礼相待,缘何无故要来打我,我不过是要见冬妹一面,说上一句话就走"

      阿旺叔赶紧说:"好的,好的,我同你去"。回头又对围观之人说:"还楞着干什么,快去救人啊"。众人七手八脚救人去了,我不去管他们,随阿旺叔进屋到柴房。

     我从门缝中望去,见冬妹躺在稻草堆上,傍边的方橙上放着饭莱未动。冬妹见我叫她,来到门后对我说"你走吧,我的事与你无关,他们把我关起来,我就绝食,不活了"

     我隔着门对她说"饭是要吃的,你好好保重,我想办法来救你"

  这真是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为救冬妹遭围攻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英雄救美不成功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回去想得妙计来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气死二个不老翁。

 欲知后事,下回分解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建南回忆   1896

 
 
当前位置
脚注信息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09-2014 常州市易经研究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