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加入收藏
文章详情
 
文章搜索
 
 
知青记忆十九:猴子俠义露肝肠
作者:吴建南    发布于:2018-09-18 10:08:02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      在回村的路上我反复想:依冬妹的性格认准的事决不退让,她父母的高压政策是不会有结果的,万一冬妹坚持绝食下去后果不谌设想。必须尽快把她解救出来。怎么救?总不能带人冲进她家抢人吧。可又有什么好办法呢?我思来想去,此事必与有知识的人相商或许会有办法。我村上就老右派眼眼是老大学生,且平时的坏主意特多,嘴吧也特紧。一次晚上,我和他遇见村上的毛苟在生产队猪舍偷猪粮,我叫他别去报告请功。他说,你也小看我了。

      此事大队专案组查来查去也末破案。可见他守口如瓶。眼眼还有一个特证是见人议论国家政事跑得比兔子还快。我对他说"他也可顺便说些好听的,让人知道你思想转变了,体现党的改造政策的英明伟大"。他望都不望我一眼就走了。但我与他暗中交好。他仅有的爱好是三点水。于是我去买了瓶"洋河大曲"又弄了半斤猪肉和几条小鱼,外加花生米,拌黄瓜,请他吃酒。

      他来了,笑着说"机灵鬼,一定有什么事要与我商量吧,否则你舍得让我吃酒""不瞒你说真有事要向你请教"我说,于是将冬妹之事与他讲了,求他出主意。

      眼眼说:《水浒传》中有一个时迁,你知道他最擅长什么吗?

      我说:他的特长是做樑上君子。

      "小老弟,你可不要对人讲是我的主意啊",眼眼说"我是酒醉糊塗话,说过就忘了,不会承认的,知道吗?"眼眼一句话使我眼前一亮,是啊,除了学"时迁"从屋顶上下去救冬妹实在没有第二个办法。我说:哪里去找飞檐走壁的英雄呢?

      眼眼端起酒碗一口干了,笑着说:当今时道,要找好人难,要找贼骨头容易,王队长不是也变成了骨队长吗?不说了,走了"

     "贼骨头"?我暗思,对了,贼骨头的本事大了,察贼道,掘地洞,揭瓦片是无恶不作,我从心里就厌恶他们。但有一个盗贼我是相当的敬佩。此人绰号猴子,真名王冲祥,三河口人。因妻子生病住院开刀,其家徒四壁,又无处借贷,将家中的猪,羊,鸡,鹅,鸭,全部卖光充做救命钱,还缺一截,实在没法,乘夜将生产队三只山羊偷了,又顺便将大队书记家二只生蛋的老母鸡捉了,一块卖了,交医院为老婆救命。此事经"大队失窃山羊专案组"细致侦查,得知是猴子所为,大队书记汇报至公社,被公社专案组捉去,毒打了半天终于承认,做实材料,交县公安局吃了半年官司。家中二个幼小孩子亦无人照管被外婆领去。可怜老婆在医院无人照顾,我母亲就一日三餐送至她病床上。其老婆出院时我父亲为其担保了医药费,又送给他10元钱。猴子被公安局放出来后专程到我家向我父母跪头。由于这层关係他与我熟识,我想如果我去求他办事,他必不拒我。

      于是我去找他,将东妹之事与他讲了,他一口应承说"难得有你这好心场,乘这几天没有月亮我们今夜就动手",他叫我回去准备。

       晚上十一时,我到门口接他到小屋,他看了我准备的东西,对我说,是这样:我渡河过去,到冬妹家后院墙外,爬上屋顶,把屋顶爬开洞,把梯子放进柴屋,让冬妹上到屋顶,再从梯子下来,然后你们从小路过桥,与我汇合后回家。这样不会被人察觉,大事就成了。

      我不禁心中暗暗佩服猴子的高招。于是他拿了竹梯,我拿了木板,和一瓶白酒,从小路上深一脚浅一脚跑到冬妹家对面的河边。猴子灌了半瓶白酒,把衣服脱光下河,他在河中的竹梯上放上木板,再在木板上放上他的一身破衣,推着竹梯向对岸游去。此时一阵凉风吹来我混身抖嗦,深秋的深夜天是够凉的,但愿猴子顺利到达对岸。

      我赶紧从界桥上过去,从小路摸到冬妹家后门。猴子已经先上岸了,衣服已穿好。他见我到,拿起藏在草众中的竹梯给我,我接过把它靠在东妹家后墙上。猴子

     接过我的铁扛爬到屋顶,揭开瓦片,撬掉三根檐子,于是接过我送上去的竹梯,放进柴屋,不一会冬妹就上了屋顶,接着猴子也上了屋顶,把竹梯拿出来给我,我接住,把竹梯在后墙上放牢靠。冬妹就顺着竹梯下来了。

     猴子下得屋顶叫我们快走,到对面会合。他又将剩下的半瓶白酒灌下肚,下河,依来时的做法向对岸游去。

     我和冬妹赶紧从界桥上转过去与猴子会合,从小路回到我小屋。猴子门都未进,说:"小老弟,我帮忙只能到止了,以后全靠你们自已了,今后如还有用得到处就来我家关知一声"。说完走了,一会就消失在深夜的薄雾中。

 这真是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眼眼点拨好主张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猴子忠义露肝肠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好人不做学做贼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救出冬妹到身傍。

      欲知后事,下回分解。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建南回忆于   1898

 
 
当前位置
脚注信息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09-2014 常州市易经研究会